明说:我喜欢成都的男人和女人

 

张 卫

 

 


  将近三十年前,第一次到成都,那时我等刚从云南大山里出来,路经成都返渝,七八个重庆崽崽一身匪气,横走在成都街头,张狂得很,想的就是怎么寻衅和成都崽儿打一架。


  少年不识情滋味,得饶人处不让人。


  三十年后的“五四”,再到成都,多少事早成沧桑,少年已知天命,唯战友之情让人泪下。成都于我不再是地理上的符号,而是一个个生动的战友——王晓梅、尹俊屏、杨国定、王进勇、曲博、秦三妹、陈丽君、杨鲁勇、邓永建、老邱、贤云、平地、嘉嘉、满山跑、邹志雄、树叶、郝利萍.....他们脸上写着沧桑,他们眼睛里全是笑意。他们尊重重庆人中的我们,是因为我们与他们同在南方群山中有过共同经历。


  当年寻衅打架的想法是真实的,今天想与他们拥抱的想法也是真实的。
 

  事实上,我与他们已经拥抱过了。时间,会告诉你一切应有的面目,未必是本质,却比本质更接近于真实。否则,我无法解释双方为什么会作出几个月的努力,累得一塌糊涂,来作一次“五四”的激情碰撞!
 

  碰撞中,少年时的偏见早已消遁。惭愧之外,还明白:古往今来,在西部,成都是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
 

  当我一次次试图接近成都的真实时,她的文化、她的传统、她的个性、她的婉约和她的热情,除让人感动外,也让我知道,其实我并不能真正了解她。没有一个异乡人会真正读懂旅途中的每个驿站,这就像没有一个人在生命终结前人能真正成熟一样,正如林文询先生所说,事物(或人)真要成熟了,就犹如果子该掉地上了,离烂也不远了。差异是客观的,不会有谁去强求,欣慰在于,从初六到五四,时间让我认识到成都有这样一群男人和女人,他们虽然多难,但不失平和与幽默,他们早已不把苦难、同时也不将优秀挂嘴边,而是平静地面对今天与未来。唯能让他们动情的,是当他们与那些有过共同经历的战友拥抱时——他们不指望所谓传承,而重视相聚的每个瞬间。
 

  这就够了。
 

  饶舌这么多,腆着脸归纳为一句话:我喜欢这样的成都男人和女人!
 

 

 
   
   
   
   
   
   
   
   
         
 
返回五四专题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