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感动并幸福着
     

       ——兼致光卫、桂渝战友

  

 

 

不知有多少战友不分昼夜地打电话给我了:在成渝支边战友暨知青网友“五·四”联欢期间,我们的山城战友光卫的母亲、桂渝的父亲驾鹤仙山了!对历尽劫波,早过不惑,已知天命的人来说,生死老病本是自然中事。令我的战友们谈及无不哽咽动容的是,两位战友为了不影响联欢的气氛,将生离死别的楚恸悄然隐忍在泰然自若之后,光卫战友在这时还将自己的餐卷让给别的战友,自己吃方便面充饥,直到上了返渝的归途……
    
我在这里看到的不只是一种崇高的道德操守,一个铁血男儿钢铁般的自恃力,而更多地还在其中掂出了光卫、桂渝二位战友,令我们无法评估的知青情结和对战友情谊的珍惜。如果说这次的“五·四”联欢是广大知青战友、朋友的一次精神上的友谊大餐,那光卫、桂渝战友的高风亮节,就是这次精神友谊大餐中的醉美的极致;如果说这次聚会中出现的无数感人至深的事例,足以写一本人性至善至美的大书,那光卫和桂渝战友的所为就是这本书中当之无愧最佳亮点。如是我要冒昧地将撕烤者的诗句:“在天堂以远的重庆,有儿子的声音撞击你的耳膜”,改为“在天堂以远的重庆和成都,有儿子的声音撞击你的耳膜”。
    
唯其如此,知青活动的内容决不仅仅是怀旧、链接友谊、相扶相依;它的真正意义和内涵还在于能营造出一个净化心灵,宏扬正气,相互感动,并且一走进来就身不由已,下意识地竭力使自己变得更好的、人性和良知的磁场。笔者不敢自诩涉世有多深,然三教九流五马六道之事也略知一二,当然仍是坚信唯有我的知青战友的氛围,才能压倒优势地具备这种千金难买的功能。为此我要第一万次地向光卫和桂渝战友们齐眉敬酒,感谢你们第一万次地向我证实了——我今生今世最为骄傲的身份,就是云南支边战友!
    
运笔至此,忽接战友电话:原二师七团二营九连成都战友罗长发,在活动期间忽闻父亲大人病故,也是悄然无声离去;当远道而来的上海战友临上火车才得知消息时,顿时感动得相拥抱头痛哭,无论如何也要让送行的成都战友,带上他们每人送的一百元祭礼。想到这段时间来,接了二、三十个成渝两地兵团战友的电话,对本人在活动中出了点微力而极尽感谢,我实在是惶然愧疚了!比起光卫、桂渝和罗长发等战友们,我算得了啥呢?我只是累一点,但我始终是快乐,感动并幸福着的啊!
    
我家的“领导”常说:你曲博也算得上一个视死如归的男人了,咋一接触到你们支边战友的事,就爱小娃娃样流泪呢?我说:我生为知青中的一员,死也当为知青中的鬼雄,还能怎样呢?我还要说的是:知青这一特定历史时期造就的特殊群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知青的精神文化必将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我们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文化最为珍贵的遗产之一。
    

200459日于成都了然居

 

 

 
   
   
   
   
   
   
   
   
         
  返回五四专题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