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京来信
发件人:  "meixiaoshun" <meixiaoshun@163.com>  
收件人:  :"ynzb" <ynzb@tyfo.com> 
日期:  11/13/2003 02:45 下午 
主题:  随赵凡部长访问成都记 

--------------------------------------------------------------------------------


进勇你好!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通信,工作忙吗,身体好吗?特将张主任写的随赵凡部长访问成都记请你们阅。梅秘书


随赵凡部长访问成都记
张鲤门

2003年8月28日,星期四。和往常一样赵凡部长在家休息,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成都回乡知青,在云南勐定农场生活过8年,为了感谢赵凡部长对云南省国营农场知青要求返乡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他们现在准备组织几个人到北京来看望赵凡部长。
    赵凡部长去云南解决国营农场知青问题,是1978年12月的事,离现在已经有25年之久了。如今有人重新提起这件事,当然使人感兴趣。赵凡部长遂即在电话中问了几句,他们现在生活的怎样,安置的还好吗!对方说,他们正准备召开一个会,然后派几个人到北京,看望赵凡部长,并且要给他送一个“功德碑”,作为永久纪念。赵凡部长听到这个话,十分震惊。
    给干部送“功德碑”,是万万不可的。我们做的一切工作,都是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进行的,怎么给个人送“功德碑”,赵凡部长感到这件事在电话上三言两语说不明白,于是告诉对方,你们不要来了,我到你们那里去,顺便看看大家。
    文化大革命期间,1971年,四川省城市知青基本上都去了云南省国营农场,当时统计约32,000人,其中成都及附近几个城市17,000人,重庆及附近几个城市15,000人。成都市去的主要是云南省西部几个农场,如临沧地区的定农场、撒农场,德宏州的瑞丽农场、盈江农场、遮放农场、陇川农场等。这些农场以经营橡胶为主,只有陇川农场以经营粮糖为主。农场的规模比西双版纳地区的农场要小一些。
    成都市知青1971年去云南时,基本上是两个年龄段:16岁或17岁。他(她)们实际上还是个孩子。在国营农场生活8年,经受了风吹雨打,在酸甜苦辣中成长起来。回城以后,又过了20多年,他(她)们现在已步入中年后期的行列了,有的已50岁,有的是49岁。当年赵凡部长率领工作组曾经到云南处理过知青要求回家的事,现在他(她)们生活怎么样,确实经常萦绕在赵凡部长的心头上。
    为了赶上他们拟定的在8月31日召开的赴京看望通报会,便于在会上和大家见面,赵凡部长带了三个工作人员,于8月30日乘飞机到达了成都。飞机降落后,受到了当年成都知青多人的欢迎,他们呼喊着“赵老你好”的口号,拥簇着赵凡部长出机场,气氛热烈、感人。
    出机场和欢迎的老知青一起到了下塌的蜀运宾馆。这个宾馆的经理,也是一位老知青。
    这些老知青,非常热情,他们看到赵凡部长虽然已87岁高龄,但是仍然思路清晰,记忆强健,十分高兴。赵凡部长问到了他们回城以后的生活情况。他们说,随着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知青也和大家一起前进。老知青由于已进入壮年,整体生活水平,比普通人家要好一些。但是近年来有一些人下岗了,生活还是相当艰难。究竟各种人占多大比例,还说不清楚。
    赵凡部长在成都期间,主要是参加他们召开的一次座谈会,并访问了三户返乡知青。
    8月31日召开的会,是他们早就策划、安排好的。原来大会内容,是推选代表进京会见赵凡部长,并且送一块“功德碑”。经过电话联系,他们进京改为赵凡部长去成都。大会日期未动,内容改变了。
    座谈会由成都返乡知青积极分子主持。
    赵凡部长在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你们要到北京看我,我也很想念大家。平时有人到北京看我,我从不推辞。但你们要给我送碑,我承受不了。绝对不能因为我参与了当年的工作,解决了云南知青问题,就把功劳记在我头上。我得来看望大家,这个碑我不能接受。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党中央、毛主席从战略高度考虑决定的,是正确的。但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四人帮’的干扰,把城市知识青年,一律都哄到农村去,实际上农村也安排不了,结果出现了“四不满意”。农场不满意,家庭不满意,学生不满意,社会(交通、治安、物资等部门)也不满意。
    赵凡部长说,国务院有一个知青工作领导小组,我是成员之一。我们希望能把‘四不满意’变成‘四个满意’。当年邓小平同志已经出来主持工作,我们的党正在朝着实事求是、拨乱反正的方向努力,解决知青问题有了希望。
    当时云南省国营农场的知青,反映最强烈,罢工、卧轨,消息传到北京,我受命前去解决。我相信知识青年是通情达理的,云南知青在昆明卧轨,经过说服,学生思想通了,解决了阻断火车的问题。当时有人说,先调查谁领的头,把他抓起来。我说,调查什么,都“四个不满意”了,你还要抓?
我到定农场,是住在军队招待所,会见知青代表和他们谈话,也都在招待所。我在知青群众场合,公开了我的身份。讲了我也是知青的家长。讲了后他们信任我了。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行?我讲了后,没有一个人提出要打倒我。我的讲话,没有受到干扰,大家的心就慢慢往一块想了。
当时,有关省市的人,也都来到了昆明,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样就找到了正确解决知青问题的办法。
赵凡部长的讲话,受到与会知青热烈欢迎。讲话被多次掌声打断。在赵凡部长讲话结束后,有十多位知青发了言,汇报了这些年来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情况,感谢赵凡部长前来成都看望他们,并称赞赵凡部长思路清晰,记忆强健,胸襟广阔,品格高尚。
    赵凡部长说,我这次来成都,就是要听听你们的心里话。你们的心意我理解,碑,我绝对不能收。只要你们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会后,赵凡部长和知青一起,在大青树酒家就了餐
    在成都期间,赵凡部长不顾疲劳,分别到了三户知青的家里,进行实地考察和访问。这三户知青中,有一户是实业家,有两户是下岗人员。
    访问的第一家,是一位残疾知青,叫杨鲁勇。他原来是健康人,从云南回城后,又读了三年书,毕业后分配在成都商贸委,后来不幸双腿萎缩、下肢瘫痪。前几年办理了退休手续,每月领700多元退休金。这个人有才干,能写会画,还是个“超级”球迷。他住在一个楼群里,在一层,三小间一套的房子,设备还齐全,屋子也比较干净,前几年和一位农村女子结了婚。生活靠他的退休金,有些困难,他自己说,有时自己坐轮椅车出去赚点小钱,补充一下。我们觉得他虽然身残而志,敢与命运抗争,奋斗不息。前两年他还回农场访问过,他是陇川农场的插队知青,火车从成都到云南,只通到大理,从大理到陇川,还要坐上一天的汽车。一个失去双腿的人,需要有多大的耐力,才能做得到。赵凡部长赞扬了他这种不向命运低头的精神。
    杨鲁勇现在担任省残联委员,市残联常委,区残联付主席。上一个春节,当时省委书记周永康同志到他家慰问过,有一张和省委书记合影的照片挂在墙上。
    9月1日上午,赵凡部长访问了第二家,梁钰祥。他现在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实业家,经营成都市华体灯具制造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任公司的董事长。公司从事设计、制造、销售户外灯具、通用电子产品,承接灯具安装工程。我们参观了他在成都市南郊开发区新建的工厂。办公楼紧挨着工厂,相当宽敞。产品设计和财务管理,都已电子计算机化。公司已形成年产各种灯具10万套,承接灯具生产及工程安装金额3,000万元的能力。公司资产规模达2,000万元,固定资产为1,000万元。赵凡部长一面看一面赞扬说:漂亮、漂亮。在企业的灯具产品展示厅里,他一边听取介绍,一边不停地问这问那,从员工的食住行到党组织的建设情况。他说:“你们的产品很不错,我看在北京都有市场”。他还认真地对梁钰祥、王绍荣夫妇说:“要考虑企业合资,争取把生意做到国外去”。
9月1日下午,赵凡部长到了原在盈江农场插队知青秦进忠的家里。据说他们夫妻二人回城后,境况一直大顺,前几年下岗了,现在开一个面食铺维持生活。住在一个小胡同里,面食铺开在胡同的两侧,共有八张小桌子。收入不多,勉强可以维持生活。他住的地方,在面食铺的附近,有四、五平方米大,屋里光线不好,这证明他的境况确实不如人意。但他自己以一种平常心对待生活,令我们感动。
成都回乡知青,有一个松散的组织,叫“联谊会”,几年来组织过几次大型活动。2001年在金牛宾馆组织过一次纪念支边30周年的活动,这金牛宾馆是当年毛主席召开省市委书记会议的地方。成都返乡知青还组织过两次专列,回访当年的农场。他们反映,看到当年栽培的橡胶树,如今已郁郁葱葱,为国家做了贡献,真是高兴。像杨鲁勇那样,自己残废了,走不了路,也去了。他们坐了火车,还要坐长途汽车,千里迢迢。如果没有情之深,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赵凡部长这次成都之行,从接触到的人和事,我们真切地感到,当年知青返城之后,都在不同位置上努力奋斗,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可以说已圆满地划上了句号。
    成都的两天三夜访问结束了,赵凡部长以87岁高龄来去匆匆。回乡知青们受到感动,我们作为随行者,也感慨万千。
    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始终思索一个问题。这千万知识青年,当年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经风雨,见世面。这段历史已经结束了,但是究竟应该怎样看待它,可以任人评说。从这次成都之行,我们接触到的返乡知青来说,对这段历史,有一种情结。在农场生活8年,受了苦,但是情也是有的。苦是锻炼,可以转变成一种力量;情可持久,也可以转变成一种力量。    

 

 

 

梅老师并张主任:您们好!
  来信收到,并已经上传《中国西部知青》论坛,供广大知青朋友分享。
  让我代表广大知青朋友再一次谢谢您们的成都之行。此行让更多的人们了解了那段真实的历史,也加深了对一个老共产党员--赵凡老人的了解,赵老的丰碑形象永远记在全国知青心中。
  祝赵老健康长寿!
  祝张主任健康长寿!
  祝梅老师工作愉快!
  欢迎您们再次来成都作客

           《中国西部知青》网站版主进勇
            2003年11月13日  17:14

 

平地

当年情景历历在目
赵老慈影长留我
为官清正情系知青
中年老年情意相通

 

勐底树叶

   每一次回想赵老在成都的日子,内心都充满了感动。梅老师作为局外人,跟随赵老到成都以后,给我们的来信都是那么的感人。那段历史留给我们的思索、感悟太多,我们今天的坚韧、努力、自强自立,都不能不说不是得益于艰难困苦的磨砺。
  谢谢梅老师的来信,我们知青对我们的朋友永远都会心存感激,祝你工作顺利,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