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知盘中餐

   作者:尹俊屏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十团四营,现在成都市人民商场工作。

 

今知盘中餐

尹俊屏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脸炙人口的唐诗,我早在读小学时就已背得烂熟。然而,真正理解“粒粒皆辛苦”的深刻含义,还是在我到了云南之后。

    初到云南,分在三师十团三营一个最大的水稻连队,当年便经历了从播种到收割的劳动全过程。至今想起来还令人心惊肉跳,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一件事,就是女知青过“蚂蟒关”。

    记得第一次下水田,栽秧栽得正起劲,突然感到小腿上痒酥酥的,紧接着又像是被马蜂螫了一口,痛得钻心。连忙拾起脚来看,原来是条黑糊糊、软绵绵,足有拇指粗细的“水虫”紧紧地缠在腿上,另一头像个吸盘,深深地扎进肉里’扯又扯不脱,甩也甩不掉。再抬头一看,水面上还游动着好几条这种可怕的水虫。我吓得惊叫一声,赶紧跳上田坎,大声呼

救。这时,附近田里的几个女同学也像是同时被马蜂螫了似的,一个个在田坎上又蹦又跳,哭爹喊娘,惊恐万状。一位好心的老工人一面叫我们不要慌,一面帮我们从腿上捉掉水虫。这时我们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水蚂根”,专吸人畜身上的血。它嘴上的吸针特别厉害,能刺穿厚厚的水牛皮。并且在它溜走之后,被它咬过的地方还要不停地流血。同学们一听,更是吓得毛骨惊然。这位老工人又告诉我们:“蚂蟥也是一种欺软怕硬的东西,你越怕它,它把你叮得越紧。你根本不用怕它,一发现它爬到腿上,你马上往手心吐一口唾沫,再往腿上一拍,它自然就跑掉了。”话虽这么说,可一想起那些粘糊糊让人恶心的玩意儿,就免不了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从那以后,一些女同学打死也不去栽那种蚂蟥田。我当时是连上的团支部副书记,尽管心里一样对蚂蟥又憎恶又害怕,可是嘴上说什么也不能轻易认输,就硬着头皮为大家做榜样。从此以后,每逢蚂蟥田,我便咬紧牙关跳下去。开始心里紧张得直打颤,腿肚子直哆嗦,慢慢地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再说蚂蟥田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土质特别松软,栽起秧来又快又整齐。后来,大家也不那么害怕了,遇到蚂蟥田,有时还会争着下去栽。

    有一次,又遇到这样的蚂蟥田,我多了个心眼,决定数一数究竟有多少蚂蟥。中午,我们在田坎上匆匆忙忙地扒了几口咸菜汤泡饭,十二点半就跳下水田,栽到三点钟,居然逮了一百一十一根蚂蟥!其中最大的有芭蕉粗,缠在大腿上绕一圈还有多!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但这确实是真的。

    那一年,我的双脚被蚂蟥咬了数不清的血窟窿。因为蚂蟥对血腥味特别敏感,专咬带血的伤口,一咬进去就扯不脱,使劲扯又钻心地痛,再说只顾逮蚂蟥又要影响栽秧进度,反正腿也痛得快麻木了,干脆不去管它,等它把血吸够了自己就掉下去了。就这样,一年到头我这双腿伤痕累累,伤口从来没有好利落过。后来遇上伤口交叉感染,两条腿肿得又红又亮,根本无法穿鞋,晚上痛得睡不着觉。

    不管怎样,这第一关总算是闯过来了。

    除此而外,最令人不堪忍受的还有一关,那就是“栽深水田”。

    我们连队有两千多亩水田,除了那种土质松软的蚂蝗田,还有一种望不到底的深水田。这种田不仅水深齐腰,而且土质特别硬,甚至还有些瓦块碎石,手脚常常被戳得鲜血淋漓。

    每逢农忙季节,我们都是正经八百地“披星戴月”,天不见亮就下田,天不黑尽不收工。清晨,田水冰冷刺骨,冻得浑身直打颤;中午,烈日当空,全身又被汗水湿透。一连十四、五个小时,几乎整个下半身都一直浸泡在污浊的浑水里,那种苦不堪言的滋味可想而知。加上秧又特别难栽,好不容易将秧苗插下去了,可不一会儿又浮上来了,这样反复几次,弄得你毛焦火辣,不少女同学是边栽边哭边骂脏话。我在知青中个子最矮小,我这种田就更艰难。常常是弯下身去手够不着泥,手挨着泥又湿了衣服和头发,甚至口里还要呛水。加上几个手指被戳得稀烂,十指连心,我不知悄悄地哭过多少回。尽管如此,可为了“鼓舞士气。,我不但要强颜欢笑充硬汉,就连例假期间也要带头去栽深水田。日久天长,妇科病根便从此落下。

    凡是在水稻连队扎扎实实干过的知青,都尝过栽秧的滋味。那绝不仅仅是“腰酸背痛”,而真真是浑身上下无处不像针扎似地痛得你忍不住。尤其是前三天,同学们几乎个个都是

直不起腰迈不开步,只能象鸭子一样迈着八字步摇摇摆摆地走路。大家你看着我,我望着你,一个个啼笑皆非。

    当时,我一直真诚地认为: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考验人,越能磨炼人的意志,因此,无论如何也不能打退堂鼓。正是在这种思想支配下,自己心甘情愿地,脚踏实地地在南疆干了整整八个年头,在那充满艰辛的两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一天也没有白过!用如今的眼光来看当初,也许我们有些激进,但是决不平庸!

    有了过去那段日子垫底,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还有什么样的委屈不能忍受,还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能克服呢?

 

    作者:尹俊屏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十团四营,现在成都市人民商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