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等嘎山之行

                           

 

·刘世惠·

 

 

    二十年前,我和千千万万知识青年一道,响应党的号召,奔赴祖国的西南边疆,在那里生活了近八年。其间,因为探亲路过的缘故,我曾和几位同学漫游过坐落在著名的春城中心的圆通山,也曾在大观楼前吟诵过古人“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 的千古绝句。还曾在千尺悬崖之上的龙门,饱览了五百里滇池烟波浩淼的壮丽景色。但最使我难忘的还是在我们农场生产队的一片片群山胶林后面的那座等嘎山以及那次登山之行。

    记得那是我们刚到生产队两三天。那天下午劳动收工,我从山坡上走下来,无意中向四周放眼望去,呵,一眼就看见了它!肩披霞光,郁郁苍苍,显得那么高大严峻而又朝气蓬勃。我忙问身边的一位老工人,那是什么山?他告诉我。那叫等嘎山,山上住着景颇族人。啊!等嘎,多么响亮而又富有民族特色的名字!你身上蕴藏着多少秘密、多少宝藏?亲爱的景颇族兄弟,在那高高的大山上,你们又是怎样生活的呢?……这一切,都激起了我对你的神往。

    真巧,过不了多久,一天下午安排大家上山抬竹于。我和几个同学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顺便观观风景,吃过午饭,就约上一位老同志,早早地出发了。

    我们沿着盘山公路,穿过了农场的一片片胶林和一座座已垦待植的小山。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踏上了林间小道。渐渐地,路越来越窄,坡坎越来越多,两旁的树也越来越大。太阳从密密的树冠中照射下来,在地上投下稀稀落落的豹纹般的光点。我们摘下头上的竹笠,一点也感觉不到南疆午后烈日的灼热。树林像一把天然的绿伞,为我们遮荫。微风在树林里一阵阵荡起,树林里的空气湿润而又新鲜,使我们这一群赶路人感到凉爽、惬意。同学们有心放慢了脚步,欣赏着我们从未见过的大自然景色。啊!山上的树真多,那火红火红的木棉树,看见它盛开的花朵,不禁使人想起它以“英雄树”著称;那挂满果实的橄揽树,伸手摘一把来尝一尝,甘甜又略有些涩口。还有那些各种各样、又粗又大的树。叫人数不清,着不够,也记不住。老工人告诉我们;等嘎山上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树,大都是工业和建筑用的好木材。但由于交通不便,每年只有很少一部分被农场职工或当地社员群众砍伐去盖房子。那些不成材的树,大都用来做柴烧了。

    走呵走,我们沿着林间小道,踏着长年居住在山上的景颇族老乡用石板搭成的阶梯,向山顶——弄刀人民公社等嘎生产队队部所在地走去。山洼子里,泉水欢快地流着,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就像闷雷在远远的天边作响。驮着日用品或土产的马队,不时和我们擦肩而过,马脖子上的挂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低沉而又动听。渐渐地,一样东西又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就是高大挺拔的大青树,它或是矗立在小路旁的半山坡上,把根子深深地扎进地里,以至路旁的山坡脚,都可以看到它的根须,像老人青筋暴绽的手指,倔强地插进黄黄的土层;它或是从山洼子里拔地而起,只见那粗大的树身上,瘀痕累累,枯藤缠绕。倔强高大的大青树,你是勤劳勇敢的景颇族人民的象征,也是这座山林古老的见证人吧?

    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顾不得多休息一会儿,又爬上了民兵了望哨的竹楼,把美好的景色尽情欣赏。只见那美丽、富饶的瑞丽坝子、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瑞丽江像一条长带,金光闪闪,从坝子一侧横贯穿过。江对岸,是友好邻邦缅甸。滔滔东去的江水,是连接中缅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我们登上山顶后,饱览大好风光时,那种顿感胸怀宽广、倍觉伟大祖国壮美可爱的心情。

    啊,等嘎山,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你一定又披上了新装,更加郁郁青青,美丽可爱,或许,盘山公路已通到了你的顶峰,你正把自己满山的宝藏,无私地奉献给人民,献给祖国的“四化”!

 

 

作者:刘世惠  女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十一团五营四连,现在工商银行成都芷泉街办事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