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

   

日记八则

                           

·郭小马·

 

                    雨季的早晨

 

    四面都是浓浓的雾气。天空灰涝蒙蒙,显得很低矮。

    站在这神仙肚脐眼似的地方向东方眺望,被山峰环抱的坝子云遮雾障。一股股雾气像纱带般在坝子上空袅袅旋绕。

    东方的太阳在厚厚的云层后面放出光来。地平线的尽头罩在一团柔和明亮的光圈里,和近处的黑沉昏朦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在山顶上劳动,四面的人声像裹在雾里一样,时时闷闷地传来锄头的撞击声。

    云就在我身旁飘忽,真想抓一块下来垫坐。它简直和棉花一样。

    一群傣族女孩儿穿破这云雾的幕帘,未到这静静的山上。像一群娇艳的蝴蝶在雾海里妖烧飞舞;像一群晶亮的星星在这浓云中闪烁。

    我羡慕地望着她们,心里涌上一丝细细的甜蜜。

    太阳终于冲出了云层,将它的无数根细细的金针刺在人们的身上。

    坡顶上飘来一阵哨声,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终于休息了。

    然而我却依然不能休息。我要去捕捉蚂蚱。、家里有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八哥呢。趁这休息的时候,我便要负起母亲的责任。

    提起瓶子,我向那一片葱绿的草地走去。晶亮的露珠还颤巍巍地挂在草叶上。凉风习习吹来,叶儿挂着珠泪乱动,哗哗地笑了。

    隐伏在草丛中的小动物被我毫不客气的脚步惊动,唰唰地腾起,四散逃避。这正是我所期望的。瓶里很快装满这些希图逃避的小生命。

    努力想逃脱的,却正是逃不掉的;反应迟钝、无力逃避的,却恰恰生存下来了。

    腿上粘满草籽,鞋子也湿透了。,我扫荡完毕,满载而归。想到那只黄毛未褪的小鸟,’我轻轻地笑了。

    休息时间早已过去,哨声尖锐地响起,催人去摸锄柄了。

                         

            ——19776 17日上午

 

 

                  劳动完毕的时刻

 

    还有什么时候比这还要愉快呢?在劳动完毕了的时候。

    太阳曾那样灼烫地烘烤我,草叶曾那样凶狠地割伤我,好几次我都想到了退缩;

    汗水曾那样使人难受地流淌,肌肉曾那样令人心悸地疼,好几次我都想到了退缩;

    平息着内心的烦躁,忍受着肉体的苦痛,我用平凡的意志作枪剑,终于没有退缩。

    还有什么时刻比这更愉快呢?当我在草丛里躺下的时候。

    风儿在草上滚动,不时伸出手来将我抚摸,蔚蓝透明的天空,洁白晶莹的云朵……

还有什么时候比这更愉快呢?在这劳动完毕了的时候。

 

                             ——19776 21

 

 

    人们常常盘算,生怕有所失;又时常衡量,深恐有所亏。天天、时时如此,可谓精细极了。

    然而不然,人们常将一种宝贵的东西失去,却毫不在意,无所察觉。象是并未发现有一种贵重胜于黄金的物品正在自己精细盘算之际,悄然无声地被抛撒了。

    时间,是贵重胜于黄金的东西,是常常被人抛撒的。

    辛勤地劳动,可以创造出难以计数的财富。可是,无论怎样辛勤的人,无论怎样灵巧的手,无论怎样丰富的智慧,都无法创造出哪怕一秒的时间来。

    “千金难买寸光阴”一句名言这样总结。

    是的,只有时间才是无可估量的财富。

    拿出算计金钱的精神来,好好算一下,到底有多少时间呢?用这笔时间,能办些什么事呢?

    咱们一起来算算。

 

——19781 31日晚

 

 

    前几日读《人民文学》78第一期徐迟所作《哥德巴赫猜想》一文。读时心中波涛澎湃,血液沸腾。

    向陈景润学习,应该向他学习。这是读后第一感,第二感是感到了自身顿显大拙,几乎无法相比,惶愧不知所以。

    我们常谈及某人愚,某人蠢,然在陈氏等神圣的科学家看来,尔等皆大愚。互相嘲讽,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思之大愧!大愧!

                         ——1978224

 

 

    翔军今天离开了勐定。

    早上因为拖拉机的拥挤,我和几个朋友只好步行。从时间看来,步行到车站是要误点的,所以翔军先乘车离开我们。

    我和大楠并肩走着,在清冷的晨风中高举双臂频频向翔军致送别礼。

    他两腿吊在车厢后沿板外,也激动地挥动着手臂。

    乳色的雾和黑色的拖拉机油烟将我们隔开了,只听见突突的马达声,象我们砰砰跳动的心脏。

    一刹时我觉得空虚了许多,左右的岩壁,上下笼罩的雾气都让人感到重压,心里猛一阵抽动,我像要哭了出来。

    我同翔军,心心相映,用我们常说的话来讲,是非常的扣手。

    他是性格稳重的人,而我却很轻浮,他是党员,我是“白丁”。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妨碍我们的友谊。我们曾长期分离,各自生活在差异很大的环境里,然而这也没有使我们生疏。

    当然,我们之间的了解并不能说已经十分彻底,但是,在我七年的生活经历中,有这样融洽的伙伴还是屈指可数的。

    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令人难熬的日子,一起尝到过偶然的甜蜜。可现在,我们却这样分别了。我连一句像样的话还没有对他讲呢:这几天的时间都让收拾东西和迎来送往占去了。

   我默默地同大楠一道走,虽然明知我们赶不到车站,可仍还是急急地走,万一赶到了呢?

    后来,也真让我们赶到了。客车因故障推迟了开动。这偶然的事故使我们赶上了和翔军送别。

    在一起仍然没话说,都拼命吸烟。烟雾把视线都搞模糊了。

    翔军猛地将又一个烟蒂一扔,对我说:“今后,宗旨是努力学习,凡乌七八糟的事都莫放在心上,学习要紧,你要切记。”

    他最后上车时,用力握住我的手,象要把什么印在我手上似的。

    对!是有东西印住了,他的话,他的话印在我心上了。

再见,我的朋友……。

 

                             ——1978314

 

 

    清晨,明亮的霞光里,新鲜湿润的空气里,响着电台广播员宏亮的声音,听得出他很振奋。

    我静静地躺在被窝里,同广播员一样兴奋。他仔细地、感情充沛地朗读着“两报一刊”的社论:《神州九亿争飞跃》。

    “要提高中华民族的科技文化水平!”

    “要学习,学习,再学习!”

    “实现四个现代化同科技文化水平的提高有关键的联系!”

    这些令人欢欣,令人鼓舞的号召使人胸中沸腾,躺不住了。爬起来,我大口吞咽着清新的空气。东方明亮的红霞,生气盎然地披罩在大地上。

多么美好的一天。

 

                         ——19784 1日晨

 

 

    今天意外地获得意外的消息.高考总成绩我竟有三百多分。

    虽然比我估计的要高出五六十分,但我仍然不甚高兴,离上学还远着呢。

    要过政审关,这是最可怕的一关。什么现实表现、路线觉悟、家庭出身、社会关系等等。高考过程中的其它困难,用百折不挠的劲头都可以闯过去。唯有这一关,自己完全被动,任人宰割。谓之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是也。

伤心……。

 

                             ——1978823

 

 

    就要离开这里了。天知道,很可能是永久性地离开了。但我却并不像许多人讲的那样:屙尿都不朝这个方向。不,我不这样想。我多少留恋着这块土地。抛开一切不愉快的印象,还是有许多值得人记起的地方。不管怎样说,八年时间我是在这里度过的。

应该好好记住这八年所经历的事情。

 

                             ——19789 12

 

 

    作者:郭小马 男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师七团五营四连,现在四川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工作。

 

   
         
         
  返回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