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
         
   

  

 

                              ·刘 彤·

 

    我们连队坐落在勐定坝子最南端的山脚下,离勐定街约13公里,还相隔着一条南定河。去农场的第二个星期天,我与同伴来到勐定街。印入我们眼帘的,是十条宽不过8米,长不过30米的小街,街面上卵石裸露。四处是牲畜粪便,商店里货物零落而单调,唯一的一家小饭馆出售的是变了质的腊肉。这一切,不仅给我们留下了极不好的印象,更增添了我们的思乡之情。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艰苦的生活,繁重的劳动,以及连队精神文化生活的枯燥单调,使我们不再有更高的企求,我和许多知青一样,不知不觉对勐定街产生了兴趣以致眷恋。除了探亲乘车,迎送朋友,交一封信,买一支牙膏,扯一尺布,取一件包裹,或者就是在小饭馆里吃一碗米干,一盘变味的腊肉,大家总是变着方儿找个理由,去勐定街走走。

 

    1974年初冬的一天,当时我还在七连当战士,好不容易碰上的一次升学机会失去了,痛苦失望的情感死死地缠住我,使我恍恍惚惚,整夜没有合眼。第二天是星期天,连队只开两顿饭,大伙儿都在睡懒觉,四周静悄悄的。我早早地起了床,独自一人穿过连队下面的河坝地,来到南定河边,沿着弯曲的河岸,漫无目的地徘徊。

 

    勐定坝的冬天并不寒冷,轻柔的薄雾在原野上缓缓飘动,河边的灌木、小草隐隐泛着绿色。南定河水尚未干枯到架临时便桥的时候,那只用攀枝花树干挖空做成的摆渡小船仍在河中穿梭。

 

    “赶勐定唦?”,摇橹的傣家老会计看见了岸上的人影,摆着手招呼我上船。

 

    等我跨上傣家小船,身旁的一位傣族大嫂热情地递过一块用树叶包好的米卷。

 

  “斤敲莫咪?”她用傣话询问我吃饭没有,看来这是位细心的大嫂。

 

    接过这带着余热的米卷,我心里感到一丝温暖。

 

“勐定好玩哈,你瞧,我们寨子里的小普毛,小普少都去了。”(“普毛”即傣语小伙子,“普少”即傣语小姑娘。)

 

    听着她那极不流利的汉话,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对岸已有不少赶街的男男女女,大都是傣家人。几个肩挑竹篮的傣族小伙儿正行色匆匆往前赶路,那结实的背影在晨雾中若隐若现。

 

    小船摇摇晃晃地靠了岸。

 

    “你们家远哈?家里的街子大,东西多罗,勐定比不上!”大嫂继续找着话与我搭讪。

 

    “嗯。”我顺口回答道。

 

    不是吗?锦江河畔那枝枝垂柳,望江楼下那金色的童年,在我的印象中是那样的清晰可爱。

 

    “勐定也美哈!”大嫂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们上了岸,岸边是一片宽阔的草地,一条小道弯弯曲曲向勐定方向延伸。一群傣家姑娘身背竹篓,赤着双脚,互相嘻闹着,不时俯下身子,拾着草地上那只只被露水打湿了翅膀的蝉儿。此情此景使我突然感悟,这里的人民那样的善良朴实,他们热爱大自然,热爱自己的家乡,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我为什么不能像他们那样去爱,去追求生活的真谛呢?他们也是有思想,有感情的人呵。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感到心情舒畅多了。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嘈杂的人声,赶街的知青渐渐地多了。大家高兴热情地打着招呼,我不由自主地卷入他们的行列,朝勐定街走去。

 

    今天的勐定街,一反往常的冷落和凄清,仿佛变得宽阔了。商店里,街道上挤满了三五成群的知青。平时常在街心蹓达,旁若无人的长嘴猪,怯生生躲在墙角。

 

    走进街旁的小饭馆,一群知青正在为探亲的同伴饯行,宽大的圆桌上摆着几盘猎肉和几碗米干,虽然显得寒酸,大家却吃得津津有味。街尾的小邮电所里,知青们正忙着拍发电报,不时有人回过头来埋怨营业员手脚太慢。

 

    我下意识地来到车站,在我心灵深处,这里是唯一通向内地、通向家乡,通向幸福的地方,它把我和遥远的亲人联系在一起,每次到勐定我都爱到车站溜达一番,以寄托自己的离情别绪。这时候,车站上一片繁忙,迎来送往的人不少,大多是知青。不管是走的,还是不走的,大家都非常激动和兴奋。我被这熟悉而亲切的场面感染了,想起了同伴们,当我回家探亲的时候,他们也送了一程又一程,奶奶病逝的消息传来,是他们给了我多少安慰,陪伴我直到深夜。就是这次入学推荐,全连仅有一个名额,是他们真诚的鼓励,给了我报名的勇气。难道他们就没有上学读书的渴望,就无思乡的情感,就不想早日回到父母身边?我突然后悔今早没有叫醒他们一道前来,我不停地四下张望,盼望人群中出现他们的身影。

 

    啊,那不是他们吗?他们来了!朝我走来了!我迎上前去,感到说不出的快慰。

 

不知什么时候,薄雾悄悄地散去,红红的太阳挤出云层,将暖意融融的光芒洒向大地。我们说笑着离开了勐定街。一眼望去,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拱卫着这块绿色的坝子,南定河温柔恬静,婉蜒曲折向南流去。傣家竹楼在片片绿竹丛中探出棕黄色的楼顶,袅袅炊烟扭动着身躯向蓝天飘去。口头一望,勐定街渐渐远了,在阳光照耀下,它更加明朗清新,显出一片生的气息。

 

 

 

    作者:刘 影 女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七四五营七连,现在成都市人民政府地方志编委会工作。

 

   
         
   
返回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