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1991年6月),《青春无悔》云南支边生活纪实发行时,请方法林在书眉处留下题字:镜里朱颜都变尽,唯有丹心永存。与战友共勉

   

·方法林·

亲爱的全家:

    这里开始了全面的重审档案工作,(审查登记表)发到每个人手里由自己填。天哪!爸爸妈妈的政历问题我该怎样填呢?我营发出的公函至今一个半月,怎么学校还不回函呢?你们那边要抓紧催办,特别要赶时间。

    这次档案重审中央有指示,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案要重审。毛主席很关心我们下到农村边疆的知识青年今后培养和考大学的政审,要各地党组织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真是毛主席他老人家送来的温暖啊!

    我觉得我的条件比较成熟,想乘此东风。

    中专招生大概在七月份开始,说是还有招工的。你们接信的日子大概会是下旬,要抓紧一分一秒,尽量在这次把爸爸妈妈的案了结了。要给你们单位讲明形势的紧迫性,强调毛主席党中央的关心,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行动!

    不知你们那边何时回函!

    急切盼告。

                                                             儿 

                                                         1973年6月2日

 

亲爱的全家:

    不瞒你们说,这封信装满了我的愤怒和痛苦不堪。

    临(招生)考试的头天下午,我请了半天假,想放松一下,迎接第二天的考试。我是一个多心眼的人,左思右想,也没有发现什么凶兆,进考场已成定局。几个星期以来,我受尽噩梦的折磨。只有一次,梦很甜很美很顺畅,当我意识到它是梦时,恐慌极了。人们说梦是反的,我真怕它引出了现实痛苦的回报。

    这些天连队领导已断言我走定了,老工人见我就说赶紧发电报让父母高兴。我自己也想好了,走时肯定大办招待,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给家里的电报我已拟好:“您的儿子托毛主席的福重新踏上征途。”回到成都当然最好,昆明读书也不赖,等放寒暑假就回去同亲人友人欢聚!

    可是,无情的现实根本不管你是白日做梦还是黑夜做梦,它摧毁我,只需一纸所谓家庭问题的审查函件就足够了。

    我不知道该嘲笑自己的天真,还是诅咒现实的不公。追究原因,成份不优秀,对招生就是个障碍。无论我平时劳动如何卖力,人缘如何好,美梦如何一个接一个,也白搭。

    既然没人主持公道,我就豁出去了。明年再闯!就算政策不变,明年过了还有后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便不会放弃:这次复习中,我逐渐摸索出了一套方法,特别是数学,若以分数论,我完全可以取得绝对优势。陈煦、陈家泽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帮助我复习,安祥这段时间跟上海女知青要了些好菜回来营养,老六也在着急。感谢这些朋友,他们的温暖使我在受伤的时候,不致一蹶不振。

    招生这头不成,只好夹着尾巴探亲了。

    我很想念你们。

                                               

                             1973年 7月 28日夜

   

作者:方法林 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七团一营,现在成都大学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