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我们的纪念碑!
你是你自己的纪念碑!

 

 

  三十年前,数千万知青奔赴农村、边疆,投入到农村边疆的建设,到如今有多少战友离我们而去,我们无法统计。但是,当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股思念之情,必然我们曾在一起生活过。

 
 

  有战友提议,在云南支边网站(中国西部知青)设立纪念堂,供战友、同学悼念。现广泛征求你身边已去世的战友的照片,并请简短叙述其生卒年月、原连队以及生平或曾留在你心中的小故事。

 
 
           

我们所尊重的人

赵紫阳|

       

 

         

各地知青

陈晓阳

黄芝兰

丁萌

逯强

吕茂林

           
 

杨国定

郑永丽

  唐朝明    
           
       
           
 
 

 

 
 
 
     
   

最后的死去和最初的诞生一样

                          ----谢谢进勇


 
  谢谢进勇。(在纪念堂为茂林所做的事)
  点开纪念堂,我再次落泪。我晓得,那是一群命运类似的人的另一个家,是你和你的朋友为走在我们前头的这一类人修筑的“八宝山”。而碑文,早就被时间刻在我们共同的经历中----平凡、善良、痛苦、坚定,疾恶如仇又豁达宽容,不堪重负且稳守清贫,承受着社会变迁带来的不公,说服自我欲望,消化掉所有牢骚,然后过好自己的日子。
  我敬佩那些把枪眼留在胸膛上的人,他们是迎着枪口倒下的。茂林就是这样的人,他胸膛上所有的弹孔,都是被现实生活洞穿的。他从不讲述这些弹孔的故事,直到最后,以他对生命的无奢无求,将更深重的苦难和怀念强加给爱他的人们。
  13年前我对一个展览说过一句话----你是你自己的纪念碑。
  今天我仍这样看。
  我们对先行者的全部记忆,都是破碎的。 
 
  
  有一首藏族民歌唱道:
  
  上方的极乐世界,未必就那么舒适吧,
  你看活佛们在升天时,还不时地回望人间;
  下方的地狱界,未必就那么痛苦吧,
  你看贵族老爷们,都争先恐后地向地狱走去。
                 ——马丽华《走过西藏》
  受到启发的何训友让他的音乐穿越山川林莽,丝丝如扣,传达着这片高原独特的气味——草、浆果、羊粪、雪、毛毡、脚印,阳光又松又甜又公平,照耀人们或者高贵或者平庸的一生。其实音乐什么也没表达,只是在凡人以为无论如何该为生命震撼的时刻,从字典里挑出了几个缺乏颜色的字说“我来了,然后又走了”。
  
  最后的死去和最初的诞生一样
  都是温馨时光
  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
  都是太阳辉煌
                  ——何训友《阿姐鼓·天唱》

  我们听到先行者说:我来了,然后又走了。
所以,我们接受了一切。


                      孟定嘉嘉 

                                         2004年3月4日15:30

 

 
 

 
 

返回                             返回主页

 

 

 

 

 

棒棒军

李永寿 刘章云 梁红敏 常兴亚 朱 概 张贤民
 
康青云 胡德明 刘永贵 王海琼 高伟明 陈志伟
 
何丽君 何志敏 孙玉芬 杜清洪 江志明 杨建立
 
王荣华